您的位置:

首页> 暴力虐待> 小淫娃在火车被强暴

小淫娃在火车被强暴


  当时我正一个人坐在位子上,一边听着随身听,一边观赏窗外的夜景。我那时候身材发育的很好,已经有32C了。我身上穿着一件有点薄的白衬衫,和鹅黄色的迷你裙,或许就是这样的穿着太迷人了吧!才会害我在火车上被强暴……

  当列车在新竹停站时,一个体型壮硕,年纪约二三十岁、身高约180公分的大汉上车,坐在我的旁边。我丝毫不以为意的继续看着窗外。

  然后到了半夜两点多,列车上的乘客差不多都已经睡了,而我也有了睡意,于是我就趴在窗框上睡着了……

  就在我似睡非睡、不知过了多久的时候,我的大腿突然有被抚摸的感觉,当时我昏昏欲睡,不太想理它,可是它居然变本加厉,往我的内裤进攻,我这时才挣开眼睛,看到有一只粗糙的大手在抚摸我的大腿内侧,而它的主人正是坐在我旁边的那个男人。

  我正准备大喊时,才看到他的另一只手拿着一只大把的美工刀指着我,并低声的对我说:「你敢叫的话就割花你的脸!」
  我当时昏昏沉沉的,竟被他吓的说不出话。
  这时他说:「跟我走!」
  说完就拉着我的手,我就不由自主的跟着他走,我坐的是最后一节车厢,他把我拉进了最后面的厕所。我当然知道他要对我作什幺,就当我挣扎着不想进去时,他用美工刀指着我的鼻子,
  我想起他威胁我的话,只好乖乖的走进去……

  一进去,他就突然用力的把我的衬衫撕破,我的粉红色胸罩和32C的乳房当场暴露在他的面前,我忍不住「啊……」的大叫,只是当时列车正飞快的行驶,根本没有人会注意到。

  接着他用美工刀把我的迷你裙割开,我身上只剩下一套粉红色的内衣裤和脚下的鞋子,然后就用他那双粗糙的大手开始隔着胸罩搓揉我的乳房,我被他吓得全身发软,居然完全无法出力反抗他的动作。
  他似乎很有技巧的忽轻忽重的搓揉着我那对发育良好的乳房,只是我当时十分紧张,被吓得全身发软,完全没有任何反应。
  他玩弄了一会儿,就用力扯下我的胸罩,继续用手揉捏我的乳房,并且开始用手指扭转我粉红色的乳晕,而我的身体忍不住开始发抖,并「嗯…………」的呻吟了起来。
  他的动作持续了约一分钟,我就觉得脸红发烫,全身也开始发热,我本来就是很容易兴奋的人,没想到在这种情况下,我的身体还是做出了反应。
  虽然我心理一直想着:「不想把第一次给陌生人……」、「不能被陌生人强奸……」,但是我的身体却乖乖的任人摆布,难到我真的是天生淫荡的小淫娃吗?
  他一发现了我身体的变化,就「嘿嘿……」的淫笑了起来。他开始动手脱掉我的贴身内裤,而我的身体竟不听使唤,乖乖的让他脱掉内裤,接着他把我的内裤拿起来塞进我的嘴里,并把手伸到我的私处,开始来回抚弄我的阴户。而我也不住的扭动身体,开始享受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他把我扶着坐到洗手台上,低下头来用舌头上下来回的舔我的阴核和阴道口,我从来没有受到过这种刺激,我的大腿忍不住夹住他的头,但他马上用手分开我的双腿,继续舔我的大腿内侧,湿湿滑滑的感觉,让我的阴道不停的流出淫水,
  他舔了一下子,就突然站起来,快速的脱掉自己的衣裤,我这才发现他真的好壮,当他脱掉内裤时,他的大肉棒弹了出来,我看了一下,天哪!足足有十八公分!而且好粗。接着他抓住我,并用他的大肉棒磨擦我的阴户,我感觉到他的肉棒好热好硬。
  我以为他已经要插进去了,不禁害怕得一直摇头(我的嘴被内裤塞住),只听他说:「嘿嘿!小妹妹别怕,你还不够湿,我的太大了,现在插进去你一定会受伤,我只是要爽的,可不是什幺有虐待狂的变态。」
  听到他这幺说,我就松了一口气。
  其实在我心里,还是有一点想反抗他然后逃脱的念头,只是他实在太壮了,我找不到机会。他用大肉棒磨擦我的阴户一会儿,就把我放下来,继续用舌头攻击我的阴核。
  这时火车渐渐的停了下来,就在我昏昏沉沉的享受这接踵而来的快感时,我忽然注意到他把美工刀放在旁边的台子上,而他正在专心玩弄我的小穴,我最后仅存的一点理智告诉我要把那把美工刀拿起来,我怕被他发现,就缓慢的伸出我的手,握住了美工刀。
  就在我拿到它的同时,他突然从我的膝盖弯将我抱了起来,并在我还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时将他的大肉棒狠狠的插进了我的阴道里,我忍不住含着内裤「呜……」的叫了起来,我只感到一丝丝的痛楚,我知道我的处女已经被夺走了。
  接着,我突然感到一阵酥麻的感觉从我的下体传遍我的全身,我的手也一阵酸软,再也握不住美工刀,它就从我的手上掉下来了,这时他发现了,就说:「嘿!想不到我一个没注意,你竟然想偷袭我,嘿嘿!看我等一下好好「照顾你!」
  我的阴道被他的肉棒塞满了,紧紧的好舒服,只觉得全身酸麻,想反抗的念头彻底消失,当他说要好好「照顾」我时,我心里竟然恨不得他把我操翻了。
  同时,火车开始驶动了。他也跟着开始缓缓抽动,他慢慢的把肉棒抽出来,到只剩下龟头时再狠狠的插到底。他每插一下,我就「呜……」的呻吟一声,好像互相配合一样,然后随着火车越开越快,他的速度也越来越快,到后来他简直插的比火车还快,我的呻吟声也变成了「呜呜呜呜………………
  他一边干我,一边在我耳边说:「干!夹得我好爽!啊!处女就是不一样!」
  他越说我越兴奋,我只觉得无与伦比的快感从我的阴道传遍我的全身,完全不是自慰和刚刚用舌头舔所能比的。
  这时我心跳加速,嘴巴被内裤塞住的我几乎喘不过气来,他取出我口中的内裤,并说:「现在火车开得那幺快,你叫得再大声也不会有人理你了。」
  我「啊……」的一声大叫,并不停的喘气,接着开始狂乱的呻吟着一些我从A书上看来的淫声浪语「ㄚ……好棒…………爽死了!大哥哥…………求你……干我……喔!不要………………
  我兴奋的简直要哭出来了!他忽然停止不动,但火车摇得很厉害,我仍然感觉到他的大肉棒在我体内进出,他专心的啃着我胸前的两个大馒头,不停的吸、舔、含、咬,我感到三点同时传来强烈的快感,我终于受不了而达到第一次的高潮。
  他马上又开始抽插我的小穴了。我仍然不停的呻吟着:「喔……大哥哥……干我……不要停…………
  他突然对我说:「我快要射了,让你怀孕好不好?」
  我慌乱的摇头:「ㄚ$False$